0%

背景

  是在某次APP更新,需要完成订单里面,批量商品的评价功能。其实之前也写过类似的界面,不过因为需要评价的事物,是固定一个的,所以页面布局也是写死的,而现在是由后台动态传过来的未知数量,需要js动态生成待评价的商品模块。

阅读全文 »

[2022/6/17] 更新日志
  • 新增博客一篇
  • 修改主题配色
  • 修复博客内容不显示,中文标题显示乱码的问题
[2021/9/1] 更新日志
  • 新增博客三篇
  • 添加”关于我”、”标签”页
  • 修改主题配色
阅读全文 »

这个只是一种个人的恶趣味吧,从入职这家新公司开始,变得喜欢收集某些没有什么意义的数据。看着数据逐渐变多,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快乐。
数据截取时间段为某年三月至当年一月,全部源自某家公司。仅供个人娱乐,细节请不要在意鸭~栏目主要分为:离职入职性别比,哪个月份走的人最多鸭和离职岗位比。

阅读全文 »

这篇文章仅供自己记录

前面想说很多吐槽苹果的话,但终于忍住了,不想暴露自己的无知> <!

这大半年一直致力于移动端开发,但之前一直是潜心于开发,并没有想过发布APP,毕竟这是另外一个同事负责的,但不知为何,项目经理现在让我来打包。我擦咧,遇坑无数,所以这份文档不做很多详细说明,仅作为自己记忆的凭证。蛤蛤,感觉自己真像个心机婊~借着公司给的权限,大玩特玩23333。

阅读全文 »

完成图

只是一点想说的废话吧,这个配置教程是需要有一些linux命令行的基础,然后需要了解下OSX这个系统,系统文件是隐藏状态这个属性。因为是针对我个人的一个技术纪录,所以仅作参考。

阅读全文 »

  这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电影,故事一波三折但十分温情。

  同为瑞典人的Grovan和Svan以同性恋人的身份,在自己的国家获得了合法的结婚证,二人感情渐入佳境。他们都有着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,但恋人们想要一个更加美满的家庭——一狗、一孩、一双人——虽然犹豫、抵触、害怕,但他们还是决定去领养一个孩子。

阅读全文 »

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老僧已死成新塔,坏壁无由见旧题。往日崎岖还记否,路长人困蹇(jian三声)驴嘶。”

——《和子由渑池怀旧》•苏轼

  刚刚看完《老男孩之猛龙过江》,心里很是感触。坦白的说,这个电影的剧情很很符合大众的口味,韩美中三国语言的交汇,爱欲与利益的冲突,当然还有少不了的草根情怀,使得电影剧情很完整,而且前面铺垫的细节,后面也能留出相应的手笔作出回应,比如来自韩国的白虎兄弟其一,曾表示对于没能带玩具给孩子,很遗憾;而之后王小帅在要分离时,很应景的送上了一个玩具小熊等情节。

阅读全文 »

  其实很早之前,我就知道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了。

  记得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一位老师问我们:平行四边形是不是完全对称图形?我举手回答说是的,因为它对边平行且相等,完全符合完全对称图形的条件呢;而当时的一个小学同学ZY也站起来进行演示,她没说更多的话,只是将一个纸质的平行四边形沿着其中一条对角线进行折叠,并将折叠后的结果展示给大家看——很显然,实物的两部分并没有重合,平行四边形不是完全对称图形。我拘泥于概念,做出了错误的判断。

阅读全文 »

“Dear Mary,

  Please find enclosed my entire Noblet collection as a sign that I forgive you.

  When I received your book, the emotions inside my brain felt like they were in a tumble dryer, smashing into each other. The hurt felt like when I accidentally stapled my lips together. The reason I forgive you is because you are not perfect. You are imperfect and so am I. All humans are imperfect, even the men outside my apartment who litters. When I was young, I wanted to be anybody but myself. Dr. Bernard Hazelhof said if I was on a desert island then I would have to get used to my own company, just me and the coconuts. He said I would have to accept myself, my warts and all, and that we don’t get to choose our warts. They are a part of us and we have to live with them. We can, however, choose our friends and I am glad I have chosen you.

阅读全文 »